☀DAIWH☕

吹爆阿尔弗雷德和克利切!!红蝶小姐姐哈莉小姐姐搞姬嘛?金硕珍是我老婆!QQ:2190096817(我知道没人会加我但我就是要发上来~)

【sin/围巾/果珍/一点旻珍】硕珍的冷彻

•霓虹动漫《鬼灯的冷彻》AU
•地狱扛把子辅佐官糖x地狱二把子辅佐官珍
  忠心汉方医生神兽泰x老主顾小哥哥珍
  力气大新狱卒果x好说话前辈珍

A.    金硕珍坐在办公桌前奋笔疾书,旁边的垃圾桶里全是速溶咖啡的袋子,他两天没睡觉了——地狱运动会要举行,亡者大大增多,从现世来的鲜花贡品都要突破地狱的天空重新抵达现世了。就连阎王都看不下去了,都提出要给他放两天假。
        确实,连金硕珍他本人都感觉他那早就不存在的灵魂都要飞到天国去找金泰亨了。既然上司都这么说了,那自己还有理由不接受吗。于是在他刚刚要开口同意时,下班了。
        ……
        算了,叫上闵玧其去食堂吧。
B.     当黑眼圈快覆盖整张脸的硕珍看见很自觉的闵玧其很自觉地趴在桌子上很自觉地睡觉觉时,他想一长刀过去劈烂他的椅子。说好的每天陪我去吃饭呢?
        这时候在阎魔厅没找到金硕珍的田柾国很自觉的来了那个什么厅。
        然后金硕珍就和兔子鬼手牵手的去吃饭啦。
C.    面对自己盘子里越来越多的肉,金硕珍只有一个念头:睡觉。对面田小果的菜都差不多都献给自己可爱的前辈了,可前辈动都没动。田小果很郁闷,连很喜欢的红豆冰沙都不喝了。
        金硕珍有气无力的拿着筷子,却一粒饭都没夹起来,小脑袋小鸡啄米似的往下坠。要不是田柾国眼疾手快丢了筷子支撑住他的脑袋,他地狱二把子的脸就会糊一脸的油和饭粒,就不再是“地狱靓仔”了。
       “啊!抱歉国儿!”变得清醒一丁点的金硕珍吓得跟见了鬼一样(不就是鬼吗)
       “没关系的哥。”田小果兔子眼弯弯。哥真可爱嗯。
D.   晚上十点,闵玧其挣扎着解除了他与桌子的封印。他环顾四周,发现到处都没人。
       他回了家,开启了他与床的封印。
       等等,他今天是不是没有看到某个头上长了两只角的鬼?
E.   星期三,金硕珍很准时地去天国找金泰亨开药——开健胃消食片。
        白虎金泰亨很高兴,缠着善良美丽的老主顾不让他走。摘完桃子回来的朴智旻看到这一幕表示相当辣眼。我的好亲故,还记得你是神兽吗?
        最后金硕珍终于逮到了溜走的机会,刚刚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就被叫住他的朴智旻吓得要死。没想到人家只是递给他一篮桃子,原来用不存在的生命疯狂诠释惊恐得脸色马上就变好看了。
        后来金硕珍收到了来自“你最最最可爱的泰哼哼哼”送的三大箱桃子。
F.    星期六金硕珍又去了天国,不过这次后面还跟了个闵玧其。脸色黑的要死。
       “Suga哥你怎么了?”
       “失眠。”
        ……行,我信了。
G.当天下午金泰亨鼻青脸肿的躺在床上可怜巴巴地喝粥,粥是闵玧其亲自煮的,里面加了当天收到的风油精和那一张“泰亨亨亨”的纸条。

试卷 all社

•对依然是我
•最近被五三淹没不知所措准备报(抱)社(工)
•天朝学园设定
•ooc注意
—————————————————————————
        星期三,一大早物理老师里奥就让科代表艾玛和克利切去抱卷子来做。这不由得引起了一片哀嚎。莱利翻了个白眼,继续和艾米丽争论一道几何题;裘克吓得抖了一下。然后遭受了同桌杰克毫不留情的嘲讽;而奈布和威廉已经做好准备要打公式小抄了。
        “来来来考试了啊都安静点。谁敢吵吵本班长兼物理科代表就捶爆你的脑袋。”克利切抱着卷子走了进来,而后面跟着一个手上空荡荡的艾玛•伍兹。
        什么时候克利切也能对我这么好就对了啊……瑟维托着下巴看着发卷子的克利切沉默了下。
        不得不说,这题真几吧难。克利切咬着笔杆瞟了一眼下面的几个优等生,果然,他们也停留在选择题部分。然后一个纸团突然被扔到了讲台上。
        “前辈,把选择题答案写给我吧。我对一下”是奈布的字迹。
        克利切:黑人问号。
        他抬起头看了看后排支着脖子一脸期待的奈布和威廉。你准头可真好。还做这么快,多半是蒙的。他皱了下眉,翻开旁边的小本本就写上了:“奈布和威廉上课传纸条对答案。”
        不知过了多久,正疯狂想题的克利切听到一声“班长”。他凶神恶煞的抬起头想看看是哪个小兔崽子打断了他的思路。
        是杰克。
        “裘克他一直瞟我答案。”
        “我哪有!!”
        “给我闭嘴!”克利切揉揉眉心,又记上了“裘克偷看答案”。可惜这细微的动作被裘克看见了,他几大步跨上讲台就要翻开小本本。“给我滚下去!”
        裘克露出一个委屈的表情(克利切:骚的一批),然后趁着克利切抢本子的空当瞟了几道填空题。“谢谢李啦给李个亲亲。”说着这样的话的委屈裘克就在克利切的小脸上狠狠地叭了一口,然后以光速无视一堆想杀人的目光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克利切气得咬牙切齿,翻开小本本在“裘克偷看答案”后面加了个“X2”。
        当克利切做完的时候差不多要收卷了,在草草检查了几道计算题后艾玛便提前用一种没有底气的声音吼了一句“收卷”。
        教室里重新响起一阵哀嚎。莱利也不翻白眼了,一收完卷就转过头和艾米丽对答案。
        得了,克利切最讨厌的时候到了:改卷子。不过没关系啊,有人愿意帮他改。
        “来瑟维你改这一摞。杰克别在这时候当佛系放水啊。那什么,把海伦娜手上的卷子给美智子好了,不然答案会看错位的,抱歉啊下次你改吧。幸运儿!你也帮着改下。”
        分配完任务的克利切很轻松的喝了口奶茶,思考着什么时候约艾玛出去。想着想着,他的脸红了。接完水回来的幸运儿看到这一幕趁别人不注意,在克利切脸上轻轻啄了一口。
        “!”奶茶差点在克利切的喉咙里岔了道,他有些恼怒地看着幸运儿,可对方摆着一副小白兔模样让他有些不忍下手。“去去去!”克利切用小本本挡住脸,狠狠撵走了小白兔。
        不过这四个人的效率出乎意料的高,不到中午就改完了。然后克利切又吼了几个人去发卷子,然后自己边吃薯片边观察所有人的反应:成绩好的一看见自己的卷子就“pia”的一声给拍来反面朝上,成绩差的就没什么反应。克利切看着那边痛不欲生的莱利,嘲讽地勾起了嘴角。
        克利切是最后拿到卷子的,果然,他也考的不怎么好——刚刚85分。不过也足够了,因为平均分是73分。
        然后他在试卷上发现了一些诡异的东西——像是一颗心,然后标注了“LOVE”。他有点不高兴的开始东张西望,想找找罪魁祸首,然后把他狠揍一顿。
        坐他旁边的瑟维轻轻笑了一声。
        真的有够可爱的。老变态瑟维想着周末怎么把克利切勾回家再怎么怎么做些纯洁的事。噢,想想就兴奋。
        “别笑了,我知道是你。”
        OH,SH*T.可我要维持风度。
        瑟维:看似稳如老狗,实则慌的一匹     jpg.
        “瑟维啊……你也太过分了吧?”克利切幽怨地盯着他。
        瑟维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
        “决心怎么能配LOVE呢?要配love!是‘I love you’的‘love’而不是大写的!”
        ……
        “行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瑟维无奈的叹了口气,慢慢凑近严肃捉虫的克利切。在他红润的唇上落下一个温柔的吻。
        “不过我的确爱你,亲爱的宝贝。”
—————————————————————————
•omg这是什么沙雕玩意儿
•强行烂尾
•我爱克利切!
•感谢你的浏览(。・ω・。)
                                                                      ——DAIWH

情书 all社 高中设定

1.     克利切•皮尔森今天在抽屉里收到一封情书,上面还粘了一块巧克力。
        连他自己都有些诧异,更别说其他人了——谁这么无聊?为什么说无聊?让我们看看内容:
亲爱的克利切,
        星期六下午放学来操场中央吧。
        没有署名。
        然后当事人说什么啦?“这应该是个恶作剧吧……谁那么无聊,给克利切写这种破玩意儿。”可不能在艾玛面前毁了他的清白。所以他不想管这件事。他作业还有一堆呢。
        可那群好事的不愿意啊,眼看着克利切就要把信和巧克力一并扔到垃圾桶里,奈布一个眼疾手快给用手指夹了起来。
        劝了大概有……五分钟,克利切有点烦了。
        “我克利切就算是给你们用口水淹死,死外边,从这跳下去,也不会去的!”
2.     好不容易到星期六,我们铁骨铮铮克利切一口一个“cnm”“mmp”地被押到操场时,连个人影都没看见。
        克利切:嗨呀好气哦。
        然后中央有一封信——高二五班教室。
        嘿!耍我呢?!克利切生气了,转头就要往校门走。然后又被那群好事的主给拦下了。当事人正要发飙呢,然后发现那封信有点不对,有股香水的味道。
所有人一转头盯着薇拉。
        薇拉:???我喷个香水也碍着你们了?!去教室好不好!盯我有用吗?又不是我!美智子、艾米丽、菲欧娜也用香水啊!
        美智子、艾米丽:???
        菲欧娜:神说人身上要香。
3.    最终他们还是去了教室。除了克利切没一个扶腰喘气的,这让克利切险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提前进入更年期了。
        逛了很久都没看到信,看来已经到头了。不过克利切可不怎么喜欢这种客人到了主人都不接见一下的礼仪。不要跟克利切谈礼仪。
        不过我们一开始的目的是什么?特蕾西一语惊醒梦中人。那梦中人是谁?克利切•皮尔森。
        对诶。谁特/娘告个白戏还这么多。溜了溜了。
“等下!”瑟维一把扯住他的校服。
        克利切很不耐烦了。正准备一个断子绝孙脚踢过去呢,灯就突然亮了。
        “Happy birthday !”
        今天是他生日??他怎么不记得呢。不过还是挺高兴的。
4.    克利切正准备吹蜡烛呢,天杀的起床铃响了。
       “噢你他/妈的。”
       库特说那天克利切的心情很不好。
       晚自习结束了。克利切正往书包里放东西呢,然后指尖就触到了一个东西:
       那是一封有香水味的“情书”。
FIN.
—————————————————————————————
•啊啊啊啊深夜爆肝都不知道在写什么orz……
•吹爆克利切天使啊啊啊!
•噢太小学生了请谨慎食用……
•感谢你的浏览(。・ω・。)
                                                ——DAIWH




all社 团宠向 高中设定

•写了两边临时保存都没找到的我哭唧唧
•你问我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因为我今天第一次把监管者皮跑了哈哈哈(有病)
•好了我废话太多了,希望你喜欢这篇微不足道的文章。
—————————————————————————————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克利切是高二五班的班长。还是物理科代表。
        说起来我自己都不信。
        你可能会问:“克利切为什么要当科代表?闲的无聊?”
        真的只是闲的无聊?
        呸,我可去你的吧。
        艾玛•伍兹的爸爸里奥•贝克是物理老师,而克利切喜欢艾玛小姐。然后他就认为:这是在拉近他和艾玛的距离,感情上那种。
        艾玛:你开心就好。
        至于他为什么当班长?因为他管的比前任班长莱利好。可能你会说:“That is impossible.”不,这里借用菲欧娜的原话:万事皆有可能。
        莱利管的严,但不顾及别人的感受。所以同为上等人讲究民主的艾米丽小姐觉得忍无可忍,就把克利切推出去当小白鼠。她对克利切说:“我相信你。”
        克利切:????
        不过大家都很喜欢他,一切就顺着他的来,班级气氛也很不错(就是有点皮)
        不过皮神也有皮断腿的时候。
        美智子喜欢看言情(咳),班上不少女生都向她借。于是我们的克利切同学出于好奇,再加上瑟维奈布等人的怂恿,去向美智子借了一本最好看的,美智子最喜欢的那本。美智子欣然答应了。
        然后自习课的时候被缴了。
        老师:你看这个?《你的x字》?谁的?
        克利切:克利切自己的。
        老师:……出切。
        教室里一阵死寂。美智子白皙的脸憋到发红——那本书她好不容易才买到,而且她根本没看完。
        啊~多么美丽的一天,鸟儿在歌唱,鲜花在绽放,像克利切这样的孩子,就应该在《五年x考•三年模拟》中溺亡。
        美智子那一瞬间是这样想的。
        不过当克利切回来时,她的怒火就消了大半,再看见克利切可怜巴巴的模样时,美智子就后悔那么想了。
        事后美智子和其他女生把瑟维和奈布揍了一顿,然后把所有的《五•三》都堆在了他们身上。
        裘克脾气不太好,遇事就喜欢抓个东西往人腰上怼。杰克觉得自己是一个绅士,不能和专治腰间盘突出的疯子一般见识。
        然后有一天他们就打起来了,万恶之源好像是一道选择题。
         劝架的时候杰克的大猪蹄子(?)就不小心怼到克利切脸去了。
        克利切:???
        疼得克利切都掉眼泪了,疼得克利切脸都红了,疼得克利切说:“克利切讨厌杰克,真的疼。”
        然后杰克同学就被全班怼了一遍脸。
        论杰克为什么要带面具系列。
—————————————————————————————
•OK!这是DAIWH我第一次在lofter上发文啊,有点紧张。
•就像上面的废话说的:团宠克利切。为什么团宠?因为他受的苦太多了。
•谢谢你的浏览(。・ω・。)
                                                ——DAIWH